新闻中心 - ZHONGSHAN HOSPITAL

新闻中心 - 感人故事

四川56岁教师跌倒致脑死亡 家人捐其器官救5人
2013-6-5

一次意外的跌倒,竟让今年56岁的成都外国语学校数学老师龚崇渊摔成了脑死亡。虽然极力救治,但最终医生也无力回天。一家人经过几天的思想挣扎,最终决定无偿捐献出龚老师的肾脏、肝脏、角膜。昨日,两位肾病患者及一位肝病患者已顺利接受器官移植。两位眼病患者,也将接受角膜移植。

同时,移植专家表示因为巨大的供体缺口,每年能够开展肝、肾移植手术的人数,不足医院排队患者数的20%。因此特别发出呼吁,希望能有更多市民正确认知器官无偿捐赠,让更多等待移植的患者获得重生希望。

【他的意外】

踩滑楼梯跌下去

脑部不幸受重伤

“这事太突然了……”昨日,在龚崇渊的追悼会上,亲友、学生都难以接受他的离去。老家在安岳县的龚崇渊先后在攀枝花、成都等多地教书,站在讲台上已经有32年时间。谁也没想到,最终让这位优秀教师离开心爱讲台的,竟是前不久的一场意外。

5月20日,参加初中同学聚会的龚崇渊,在吃完中午饭后步行出酒店时,不小心一脚踩滑,从楼梯上跌了下去。“我还亲自开车送他吃饭,没想到却出事了……”妻子李女士接到电话后赶到省医院时,龚崇渊仍在深度昏迷状态。医生说,虽然跌下的几级楼梯不算高,可受伤的位置却正是脑袋的重要部位,脑干严重受伤。

“从我们见到他,到最后,都是这样的状态,没留下一句话……”丈夫遭遇的这场意外,让李女士心乱如麻。唯一还能稍微保持冷静的,就只剩下今年27岁的女儿龚梅(化名)。看着躺在病床上已经没有意识的父亲,龚梅虽然感觉非常痛心,可是曾在国外留学10年的她已悄悄萌生了一些想法。

【他的爱心】

脑死亡无力回天

家属替他捐器官救人

“如果父亲真的没办法救回,是不是可以帮助一下其他人呢?”长期待在国外的龚梅接受了很多关于器官捐赠的信息,想到已经处于脑死亡状态的父亲,于是在几天后向母亲提出无偿捐献父亲器官。“事情一下发生在自己身上,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自认为思想开通的李女士,在第一次听女儿提出捐献器官时还是被打蒙了。“我不能接受他再受到伤害。”她认为,因为意外导致丈夫重伤本身已经是悲剧,不想再让丈夫离世后还挨刀。

虽然母亲不接受捐赠提议,但龚梅还是没有放弃,一直不断劝说:“在可以帮助别人的时候,为什么不伸手帮忙呢?”几天的思想挣扎,在上个月底,李女士最终接受了女儿的提议。可是,捐献的事情并非母女俩同意就能实现,还需要龚崇渊的兄弟姐妹同意。因为传统保留全尸的观念,刚开始大家还是不同意,龚梅和母亲一直劝说,最后大家还是想通了。

前晚10时50分,经过两组专家的判定,最终证实龚崇渊确属脑死亡状态。随后,他便被送入手术室。待心跳完全停止后,医生对其进行了器官摘取。昨日凌晨4时许,龚崇渊捐出的肾脏、肝脏及角膜被分别移植给不同患者。

【他们的呼吁】

器官移植存巨大缺口

希望更多人参与捐赠

“虽然现在很多市民的观念已经在逐步改变,越来越多人接受器官捐赠,但是缺口仍然很大。”省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杨洪吉表示,目前省内每年开展的肾移植手术约400来台、肝脏移植手术约五六十台;而按照四川的人口基数比例计算,每年开展的各类器官移植手术至少应该在千台以上。

“很多人可能一生都等不到匹配的脏器,所以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器官捐赠。”杨主任以该院为例,每年平均可开展肾移植手术约60台,但登记排队的患者就有400多人;肝脏移植约20台,排队患者就有50多人。

如何捐献:

活体器官:接受人限于活体器官捐献人的配偶、直系血亲或者三代以内旁系血亲,或者有证据证明与活体器官捐献人存在因帮扶等形成亲情关系的人员;

离世后捐献:公民生前未表示不同意捐献其人体器官的,该公民死亡后,其配偶、成年子女、父母可以以书面形式共同表示同意捐献该公民人体器官的意愿。

来源:成都晚报

 绿色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