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植中心 - 感人故事

昆明女孩捐器官救5人 卫生部副部长致敬
2013-1-15

昨日,一次非常特殊的器官移植手术在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举行。来自东川区的10岁女孩琴琴,在本月初意外受伤不幸身亡后,家属主动提出把孩子身上有用的器官捐献给需要的患者。最终,从琴琴身上取出的1个肝脏、2个肾脏和2个眼角膜,分别移植到5名患者身上,拯救了3人生命,使两人复明。因公来昆的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获悉后特别感动,专程赶到医院看望慰问琴琴的父母,并向琴琴的遗体缅怀默哀。

放学路上10岁女娃被滚石砸中

今年12月10日下午4点,家住东川区拖布卡镇新店房村的琴琴,和小伙伴们一起走在放学回家的小路上。谁也没有想到,10分钟后,就要到家的时候,灾难发生了。

这条小路琴琴已经走了3年,路旁的山坡上,还有一条公路。事故发生的前几天,当地下了一场雨,导致公路旁的排水沟堵塞了。当天下午,工人们正在清理水沟中的垃圾,淤泥和碎石就堆在水沟旁。就在琴琴与伙伴们路过施工路段下方时,一块直径30厘米的石头从山坡滚下,琴琴躲闪不及,被砸中了后脑勺后当场昏迷。

- 随后,琴琴被紧急送到东川区人民医院进行抢救,脑部CT影像显示她的伤情非常严重。11日凌晨4点,琴琴被转院到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被诊断为重度颅脑外伤及多项其他损伤。11日16时,琴琴病情加重,出现呼吸障碍,虽然专家全力抢救,但还是无法挽回她的生命。经过多次会诊复查,琴琴被确认为脑死亡。

琴琴的爸爸施万付告诉记者,10岁的琴琴今年上小学三年级,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他们家并不富裕,琴琴特别懂事听话,非常乐于帮助他人。每天放学后,她都会帮父母打扫卫生、洗碗,并辅导弟弟做作业。施万付说,当他们选择捐献孩子的器官时,在很多人看来可能无法接受,甚至有点残忍,但是却符合孩子一直乐于助人的性格。

“我十多年前就来昆明打工,以前在媒体上看到过捐献器官的报道,知道有这样的事情。如果真的能够帮助到别的患者重新获得生命,也是一件好事情。”在谈到主动捐献琴琴的器官时,琴琴的大伯这样说。

“能救到别人我们就尽量去救,也希望让别的孩子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施万付和琴琴的母亲张绍英几度落泪,却尽量压抑丧失爱女的悲痛。而他们的善举,也感动了包括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内的所有人。

昨日上午9点,施万付和张绍英郑重地在器官捐献协议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上午10点,医院手术室里,琴琴在鲜花和洋娃娃的簇拥下像睡着了一样。她穿着粉红色条纹的衣裳,一束绽放的百合放在她的头顶。黄洁夫、云南省副省长高峰和医务人员低头默哀。

在另外几个手术室内,5名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即将和琴琴建立血肉联系。其中的3名患者将分别获得琴琴的肝脏和肾脏,另外两名失明的孩子,也因为琴琴的眼角膜而重见光明。

政府将为琴琴家人提供帮助

上午10点30分,作为卫生部副部长和中国肝移植领域的顶级专家,黄洁夫还没有来得及脱下手术服,便看望慰问琴琴的父母。“对琴琴的意外去世,我们表示深切地哀悼;你们的善举,挽回了几位患者的生命,帮助两名孩子重见光明,我向你们表示崇高的敬意。”黄洁夫感动地说。

在了解琴琴意外身亡的经过后,黄洁夫对身旁的高峰副省长说,儿童安全问题一直是全社会高度关注的,今年发生的几起校车事件,让全社会高度关注校车安全问题。但是很少有人关注到建筑施工给儿童带来的安全问题,我们对施工安全的认识还有待提高,这次是一个警示。

黄洁夫还要求,今后凡是进行器官捐献手术,都要举行一个仪式,向捐献器官的逝者默哀致敬。他准备将这个做法带回去,今后在全国进行推广。“这种人性化的遗体缅怀仪式,我们要比西方国家做得更好。”

“也感谢你们媒体关注这件事情,请你们少报道我,多报道云南省对器官移植事业的关心和支持,多报道琴琴父母的善举。”黄洁夫说,琴琴家属的深明大义,应该得到全社会的尊重和帮助。

对此,高峰副省长现场表态,我省在进行器官移植手术时,以后也都要这样做,同时,医院将减免琴琴的医疗费用,琴琴父母的身体状况不好,医院将为他们提供全面的免费检查,大病医保也将优先照顾他们。另外,政府部门和红十字会将为琴琴的姐姐和弟弟今后的学习和生活提供更多的帮助。

上午11点左右,施万付夫妇在医务人员的带领下,在医院太平间内与琴琴进行最后的告别。之后,琴琴的遗体被送往殡仪馆火化。而她的生命,将以另外一种形式,在5名素不相识的人身上得以延续。

相关新闻

我省器官捐献办公室最快下月成立

“云南的器官捐献事业,已经有了一个好的机制,走在了全国的前列。”黄洁夫曾在云南生活过八九年,先后在昆钢医院、昆明医学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工作过,并且亲自完成了我省的第一、二例肝移植手术。他说:“云南在器官捐献方面的技术,在国内不是最先进的,但却是称职的。”黄洁夫表示,器官捐献和移植方面,广东省走在全国的最前列,他将邀请中山医科大和其他医学院校的专家,来云南传授最先进的经验。

高峰还透露,省卫生厅、省红十字会和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将共同打造云南省心脏死亡器官捐献信息网络,包括云南省人体器官捐献工作委员会,省级人体器官捐献专家组、省级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省级人体器官获取组织,覆盖云南省所有地州,省级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最快将于下个月正式挂牌成立。

另外,昆明市也将成立昆明市DCD网络系统,在昆明市所有县区设立人体器官捐献登记站,使我省器官捐献形成一个公开、公正、透明的网络系统,按照病情优先的原则,合理分配器官资源,开展器官捐献和移植工作,以便更好对接国家器官捐献网络,促进我省DCD器官捐献的进一步发展。

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李立表示,2010年11月至2011年4月,该院率先在省内开展社会问卷调查,大约54%的市民表示愿意捐献有用器官,19%的市民不愿意捐献。剩余27%的市民对器官捐献不了解。昨天琴琴的器官捐献,是该院仅有的几例由逝者家属主动提出捐献的案例。

链接

现在

需求和供给达30∶1

我国器官缺口巨大

中国器官移植事业历经40余年的艰难发展历程,在移植数量上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二大器官移植大国。移植病人的存活率也已达到或接近发达国家水平。然而器官短缺严重制约了器官移植事业的发展。据卫生部统计,器官需求数量与供给器官数量的比例是30∶1,而同期美国的比例是约5∶1,英国是3∶1。

作为卫生部主管器官捐献事业的领导,黄洁夫深知,我国器官捐献事业面临的最大障碍,是行政管理体制和法制建设的滞后。而欧美国家已逐步建立了一套完整的法制管理体系,确保器官移植医疗服务的合理合法。直到2006年,卫生部才出台了我国的第一部器官移植法规,移植行业的法制规范管理才开始起步。2010年3月,卫生部与中国红十字会启动了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并在广东、江苏、上海等11 个省(市)开展心脏死亡器官捐献试点工作。

未来

如果再依赖死刑犯

器官移植走到尽头

黄洁夫指出,近年来我国器官移植监管取得了一些进步,但仍面临巨大的挑战,如:器官匮乏、器官买卖、器官移植质量不高等。导致这些问题的深层次瓶颈是我国未建立一个公民自愿捐献器官的正规渠道,尸体器官移植依赖死刑犯器官捐献。这种情况严重制约了移植事业的发展,系统性依赖死囚器官的做法也影响了我国作为一个文明进步的政治大国的形象。

“随着我国死刑判决的逐年减少,如果不能建立一个公民器官捐献体系,移植事业将成为‘无源之水’。”黄洁夫说,我国器官移植事业发展到现在,已经到了一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器官移植事业要实现可持续发展,必须破除对死囚器官的依赖,必须建立一个符合社会伦理和中国国情的可持续发展的器官捐献与移植体系。”

来源:生活新报

 绿色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