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ZHONGSHAN HOSPITAL

新闻中心 - 移植优势

诺贝尔奖得主罗斯 “博弈论对肾脏移植有用”
2013-7-29

  哈佛大学附属医院的手术室,曾经进行过大量的器官移植手术。一天,这里迎来一位特殊的客人。一名经济学家为了解肾移植的全过程,身着手术服进入手术室,看捐赠者身上的肾如何被摘出来,然后移植到病人身上。

  他很快就发现了问题:“一些病人得不到他们想要的肾。他们有的已经是第二次移植了,有的已经病了很久,有的体内有太多抗体。与此同时,有的病人对肾的要求其实并不高,但他们却得到了超出实际需要的肾—这个肾恰恰是其他病人正在苦苦等待的。”

  后来这名经济学家就将他的研究成果—市场设计与匹配理论用于器官移植领域,并获得了一定的成功。他就是201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尔文·罗斯(Alvin Roth)。

  罗斯的实践就是新英格兰肾脏互换计划,他也是该计划的创始人之一。

  据罗斯介绍,根治肾衰竭的方法是肾移植,现在美国有10万人等待肾移植。但即便有亲朋好友愿意给病人捐肾,也有可能因为种种原因无法配对。一种现实可行的解决办法是:病人A的家属捐一个肾给病人B,以换取病人B的家属提供一个适合病人A的肾。因为其中不涉及金钱交易,所以并不违法。

  “他们可能要等很多年,整个过程就像等死一样。”罗斯认为,如果能让更多的捐赠者与病人配对,就能节省时间,挽救生命。这看似简单,愿意捐肾的捐赠者是供应方,需要肾的病人是需求方,但在现实操作过程中,它却充满了“例外”。

  罗斯指出,可通过“市场设计”计算出最优化配对的方案—而非一个受赠者接受一个捐赠者的肾。“现在我们可以做到20个人同时进行10组移植。”

  哈佛医学院的移植外科医生弗朗西斯·德尔莫妮科(Francis Delmonico)描述了一个典型的情况。例如,一名妇女需要移植一个肾,她的丈夫愿意捐,但他们血型不合,使得移植无法完成。然而他们可以选择另外一组对象进行双向交流。假如有另外一对夫妇,妻子也需要肾,而丈夫也无法提供,但两位丈夫的肾脏却恰好匹配对方的妻子,他们就可以进行匹配了。

  这种方式对硬件有一定需求,比如上面的情况发生后,那么就需要4个手术室和4个手术团同时进行,也就是说由于医院的医疗条件、人员和空间是有限的,互换的规模无法无限扩大,存在天花板。

  就美国的器官移植问题,时代周报专访了埃尔文·罗斯教授。

  时代周报:据说现在美国,等一个肾脏的移植可能要七八年,不过大部分病人依靠透析还是能熬到那个时候,真实情况是这样吗?

  罗斯:这个问题其实很复杂,答案取决于你的病理状况和所在区域,从我手上的一份数据来看,根据身体状况来说,那些等待时间最短的病人(他们反而是最健康的),也可能平均要等3年才能得到一个肾脏。不过依靠透析,他们也可以生存。但那些病得最重的病人反而要等得更久,因为要找到跟他们身体状况匹配的肾更难,而对他们来说,透析的作用小了。

  时代周报:那么在美国以换肾来说,医学方面的因素是不是唯一需要被考虑的条件?

  罗斯:不,时间,也就是在等待名单里等了多久才是最重要的因素。

  时代周报:那么是否意味着即使病人被医生证明处于危险当中,也无法在等待名单中“插队”?

  罗斯:不同的器官有不同的管理准则,对于肝脏来说,考虑的因素就是病人是否处于危急状态。对其他大部分器官,就需要综合考虑医学需求和其在排队名单中等待的时间。对于肾脏来说,尽管匹配条件也很重要,但等待的时间无疑是最重要因素。我想由于可以依靠透析,所以医学上的紧急状况在肾脏移植这个领域不是特别重要。另外关于死者器官的分配问题,我也不是专家,但我认为那个系统一直非常的官僚,所以尽管移植有改革呼声,但变化甚少。现在有声音对肾脏网络进行改革,主要是基于“年龄质量调整”,也就是说倾向于让年轻人的肾脏移植给年轻人。

  时代周报:我们读了一些报道,尽管在美国器官买卖是不合法的,也不允许在移植中出现金钱交易,但还是有一些新的不公正现象出现了。一位名叫鲍勃·希基的男性肾病患者通过互联网找到了肾脏,并且移植成功。鲍勃和他的捐献者罗伯特·斯密提是在一家名叫“捐献者配对”的网站上相遇的。在“捐献者配对”网站上,那些帖子都是网友们每月花295美元挂上去的。鲍勃说,他征询肾器官捐献者的帖子贴到该网站后,每月付给这个网站295美元,一共付了3个月。这种情况存在吗?是否合法?

  罗斯:买卖肾脏确实不合法,但是一些网站确实在做一种类似中介的东西。但是分两种,第一种只是一种类似于器官交换的渠道。但第二种可以说有点皮条客的作用,病人在上面打广告说我需要肾,然后就会有人和他联系,进行肾买卖。我想你提到的应该就是第二种。那么确实都是有的。

  时代周报:是什么因素促使你将你的理论实践到肾移植这个领域去?

  罗斯:我主要是通过数学的一些相关知识感兴趣,不过我和我们的同事发现,我们所研究的博弈论对肾脏移植有用。

  时代周报:新英格兰肾脏交换模式在美国目前的推广状况如何?

  罗斯:这种我们在新英格兰进行先驱试验的交换模式目前正在美国快速推广,但是并没有形成一个全国性的系统,我们只有很有限的一些地区性系统,另外一些大的医院也在其内部进行推广。总之,这是一个快速增长的事业,不过依然在小范围内。

  时代周报:你是否觉得国外一些关于器官移植的管理方式和系统有值得美国学习的地方?

  罗斯:当然,我们要做好准备向任何人学习。现在我正在学习以色列的经验,就是关于分配死者器官的问题。那些注册成为器官捐献者的人和他们的家属将优先享有获得死者器官的权利。

  时代周报:你刚刚访问了中国,也和卫生部进行了器官移植方面的交流,你对中国有上面的建议吗?

  罗斯:我建议中国建立一个基于自愿捐助的器官移植系统。 

来源:时代周报 

 绿色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