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植中心 - 移植优势

器官捐献:为了生命再度绽放
2013-1-5

4月1日,21岁的广西小伙子江立权在广州南方医院走完自己的人生道路。按照其生前的意愿,家属捐献了其身体器官。许多年来,全球有十几万身患不治之症的患者通过接受器官移植手术获得了第二次生命。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后,移植学出现突破性进展,存活率大幅提高,器官移植日益成为常规手术。但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供体缺乏,很多人在无尽的等待中死亡。按照新华社此前的报道,中国每年有150万人需要器官移植,却仅有不到1万人能获得移植器官。而按照德国媒体的报道,目前全世界供体与等待器官移植的受体比例是1:10。器官来源的匮乏滋生了非法的器官贩卖者,而有关器官分配的公正性也一直遭受质疑。为增加供体数量,许多国家纷纷修改法律鼓励器官捐献。你是否打算捐献你的遗体?你是否和你的家人商量过捐献自己器官的事情?

现状: 器官匮乏

“像溺水者等待别人扔绳子”

3岁的英国儿童卢克·赫彭斯托尔躺在利兹圣詹姆斯医院的病床上。自出生以来,他因心脏病和肾肿瘤共经历了18次手术,在医院里的时间比在家里的时间还多。如今,他的两个肾都已切除,每星期要到医院做三四次透析,每次三四个小时。赫彭斯托尔的母亲露丝·琼斯说,她的孩子急需进行肾脏移植手术,否则随时可能死亡。

“虽然他的血型和机体组织十分普通,但他太小了,需要一个小孩的肾或体形娇小的成人肾。”琼斯说,“卢克很可能等不到合适的肾源。他早在去年8月就上了器官移植等候名单,可至今没有消息”。赫彭斯托尔的主治医生玛吉·菲茨帕特里克说,肾移植手术可以彻底改变赫彭斯托尔现在痛苦的生存状态,他完全可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可我们没有足够可供移植的器官。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患肾病,包括大人、小孩,他们需要换肾,但我们没有足够肾源。”和赫彭斯托尔一样,现年67岁的佩里也一位几近绝望的等待者。在英国一家血液透析中心,佩里正蜷缩在床上。他总结说:“我们就像一群溺水者,等待别人扔过来一条绳子救命。”

尽管英国国家健康中心为提升器官捐赠率做出了很多努力,每年仍然有大约1000人因缺少器官移植而死亡。等待器官移植的人数有7600多人,甚至应该可以说达到了10000人。另一方面,随着高血压、肥胖症扩散,以及现代医疗科技进步带来的奇迹,可以通过器官移植得以救活的病人,却因没有捐赠人而不得不离去。

其实,英国的遭遇在世界其他国家都普遍存在。在欧盟,等待一个器官移植平均需要3年。截至2011年年底,西班牙仍然还有5484人在排队等待接受器官移植。在德国,目前有1.2万名各类脏器疾病患者在等待供体,而德国人捐献的器官只有需求量的三分之一,其中活体亲属器官移植占了很大比重。

贩卖者们利欲熏心不择手段

人体器官的短缺导致人体器官贩卖猖獗。1997年,美国新奥尔良发生旅游者被下毒后尸体被贩卖;1995年,埃及开罗发生两所孤儿院蓄意造成25名儿童死亡,尸体被卖给医院;2004年,BBC已故的播音员阿里斯泰的尸骨竟然从纽约殡仪馆被搜刮走。而这绝不是个特例,美国一秘密媒体爆料:在美国东海岸,有至少1000具尸体被从殡仪馆和公墓贩卖用于整形、牙科和美容产品。这些死者的亲属当然是悲愤难当,而这些器官的接受者更是出离愤怒。

此类骇人听闻的事件世界各地都时有发生。在以色列,贩卖者让患者搭乘专机飞往伊斯坦布尔,在那里,由贩卖者牵线,患者可以找到与自己匹配的肾脏,而“捐献者”多为摩尔多瓦和罗马尼亚人。贩卖者还把欧洲和美国的病人带到马尼拉的诊所,在那里他们可以得到由菲律宾卖家提供的器官。这些贩卖者还公然在网上进行广告宣传。其中一个在纽约的贩卖者专门剥敛俄裔移民者的器官,而有一个打着医生名义的贩卖者竟然专从尼日利亚妇女身上摘取器官卖给美国和南非的病人。

对策: 鼓励捐献

西班牙:

不反对

就代表同意捐

在器官捐献领域,西班牙是当之无愧的领跑者。据西班牙卫生大臣安娜马托1月10日的介绍,西班牙2011年的器官捐献人数达到了1667人,成功进行了超过4200次器官移植,同比增长了11.8%。在每百万居民中器官捐献者所占的比例上,西班牙2011年的统计数据自2005年以来首次回升至35人以上,达到35.3人,创下历史新高。

根据西班牙器官捐献法的规定,所有公民都被视为器官捐献者,除非公民本人在生前表达了相反的意愿,这种意愿可以通过口头或书面进行表达。理论上讲,如果死者生前通过遗嘱表示愿意进行器官捐献,而家人表示反对的话,家人的决定将被视为无效,医疗机关可直接进行器官捐献手术。当然,在实际操作中,医疗机构一般会与家人进行充分沟通,并最终获得他们的理解。

西班牙的器官移植的发展一直离不开政府部门的重视。1989年,西班牙卫生和社会事务部成立了国家器官移植中心(简称ONT),该中心负责统筹全国器官的获取和分配,没有通过ONT的移植都被视为违法行为。此外,政府还专门建立国家级的器官移植中心,制定全国范围内的器官捐献制度和审核标准,设立以医院为单位的捐献协调小组,注重持续性专业培训。这一器官捐献体系被称为“西班牙模式”。

德国:16岁即确定捐献意愿

德国联邦议会今年3月通过一项关于器官捐献的法律草案,旨在建立一个鼓励民众捐献器官的体系。根据这一法律规定,医疗保险公司将定期询问每个德国公民,是否愿意在死后捐献器官。

按照德国原先的法律规定,器官捐献者以脑死亡为标准,即把脑反射信号消失作为人死亡的标志。但由于德国教会一直认为,大脑死亡并不意味着人就死了,只有心脏停止跳动才算是死亡的开始。这种论点自然影响了许多德国人。另外德国人同其他民族一样,对“死亡”和同死亡有关的字眼很忌讳,一般人不愿意在活着的时候谈论自己死后的事情。通常因为家里在死者在世时没有讨论过这类话题,在问到是否捐献死者器官时,其亲属的回答常常是拒绝。据统计,德国人生前宣布自己死后捐献器官的比例大约为一百万分之十六。

为了拯救更多人的生命,德国议会经过多次讨论,最终形成一致决议:今后,医疗保险部门将定期询问每个年满16岁的德国公民,是否愿意在死后捐献器官。答案将标注在身份证、驾照或者医疗保险卡上面。业内人士估计,会有更多的德国公民同意死后捐献自己的器官,这将大大增加器官移植的来源。

美国:申请驾照时签捐赠协议

在美国,器官捐献不分年龄和种族,任何人都可成为器官捐献者。捐献的除了人体组织外,还包括心脏、肾、肝、肺、胰腺等器官。根据法规,要想成为器官捐献者,首先要告知家人和亲属你的意愿,以免在发生意外丧生后引起家人对器官摘除的不安。第二是要填写器官捐献卡并随身携带。填写内容除了姓名、拟捐献的器官名称外,还得有本人及证明人的签名。

一位在纽约工作的人考到了机动车驾驶执照,有意思的是,他的驾照除了姓名、性别、出生日期和住址等信息,还多了“donor”(器官捐赠)这个词。原来,在申请驾照时,考官问他如果万一在车祸中遭遇不测是否愿意捐赠遗体和器官。他回答说“愿意”。美国成年人几乎都有驾照,它不仅是开车的执照和身份的证明,还是一份捐献器官的同意书。这就意味着,驾驶员一旦在车祸中被确认死亡,如果驾照上有“donor”字样,医疗机构就可以对其施行器官摘除手术。

争议: 如何更人性化?

争议一:脑死亡是否就是死亡

虽然器官移植得到多数人赞同,但针对活死尸(脑死亡,但心脏仍在跳动)的问题却引起了很多争议。反对者认为对移植器官的需求改变了曾经对死亡的定义:既无脉搏也无心跳。并且因为有了对器官的需求,使得对脑死亡患者放弃治疗变得轻而易举。这就又涉及了另一个敏感的话题——安乐死是否应该合法化,很显然脑死亡患者比那些需要安乐死的人更“无药可救”。

在美国,支持活体器官移植的活动影响越来越大,他们希望通过鼓励临危病人把器官捐献出来挽救那些急等着器官移植的成千上万名病人。2007年9月,在与病魔斗争了一段时间,25岁的鲁本·纳瓦罗的生命终于接近了终点。医院于是通知了当地的器官捐献组织,他们立刻派了一个小组来“收取”鲁本的器官。可是,鲁本却还是顽强地活着,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前来“取货”的移植医生胡藤不断地要求对他使用吗啡和镇静药,还笑称其为“糖丸”。鲁本最终死去了,检方指控胡藤企图加快鲁本的死亡,这也是美国器官移植行业面临的首次犯罪指控。“他们好像盘旋在医院上空的秃鹰,虎视眈眈地盯着病床,急等着病人死去,然后立刻下来攫取器官。”波士顿大学生物伦理学家迈克尔说。

在日本,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脑死亡不被认作死亡的标志。因此,脑死亡移植开展得比较晚。1997年7月《脏器移植法》的出台,脑死亡移植才可以进行。尽管如此,脑死亡移植的条件相当严格。

争议二:是否给捐献者报酬

同时,越来越多的声音呼吁给予器官捐献者的相应报酬。例如,死者捐献遗体可以免丧葬费。因为这样不但会鼓励更多的捐献者,而且可以有效打击器官贩卖黑市。例如,美国法律虽然禁止器官买卖,但允许接受器官移植的患者付给捐献者一些费用,如捐献者的误工费或交通费等。反对为人类器官定价的人更多的是从道德层面考虑,他们认为人的器官绝对不能等同于商品,只有真正的利他主义捐献才能使人类摆脱如今的困境。而且,为人体器官定价只能导致经济上的弱势群体变成主要的捐赠人。

2009年,新加坡通过了人体器官移植修正法令。根据该法令,新加坡肾脏捐献者将通过第三方得到一定数量的补偿。“通过第三方”的意思是指,捐献器官的补偿金会被直接从医院或诊所转到慈善机构等,来行使补偿的职能。为确保捐献者将来不会后悔,他们有两三个星期的冷静期来思考自己的决定。捐献者作出最后决定后,将会接受一系列的心理辅导和术后恢复课程等,并获得2.6393万新元的保健补偿。一些医院警告称,这将可能使新加坡成为“移植旅游业”中心。

争议三:如何确保分配公平

由于太多的人在等待器官移植,选择谁来接受也是个难题。今年3月24日,71岁的美国前副总统切尼在弗吉尼亚州接受了心脏移植手术。此事受到美国媒体热议,因为有更多比他年轻许多、可能更需要器官移植的病患都苦等不得器官供体。对此,医疗单位否认切尼有特殊待遇。

其实,美国对捐赠器官的分配有一套严密的体系。希望进入等待移植器官名单的患者首先需要找到移植小组。移植小组会对患者进行评估,以确定其是否属于移植的合适候选人。如果合适,移植小组将患者加入全美等待移植名单中。患者信息将被输入全国数据库。最后由计算机程序自动生成潜在接受者的顺序列表。选择标准包括捐赠者和接受者之间的身体兼容性、接受者健康状况和等候时间等。

但一些新的不公正现象出现了。一位名叫鲍勃·希基的男性肾病患者通过互联网找到了肾脏,并且移植成功。鲍勃和他的捐献者罗伯特·斯密提是在一家名叫“捐献者配对”的网站上相遇的。在“捐献者配对”网站上,那些帖子都是网友们每月花295美元挂上去的。鲍勃说,他征寻肾器官捐献者的帖子贴到该网站后,每月付给这个网站295美元,一共付了3个月。所以除支付网站的佣金外,鲍勃还要付给罗伯特5000美元的交通费及风险补偿。对此,美国宾州大学生物伦理学家阿瑟·卡普兰认为,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支付在网站发布信息的费用,以及补偿器官捐献者的花费,“那些富人当然有钱上网搜寻,但穷人就没有这个机会。”官方的“器官分享联合网站”也对“捐献者配对”网站提出了批评,指责该网站“剥夺了弱势群体的权利,破坏了公平分配移植器官的原则”。

来源:广州日报

 绿色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