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植中心 - 感人故事

10岁女孩被落石砸中死亡 父母捐器官救5人生命
2012-12-31

      张绍英的眼泪划过苍老的面孔,汇集在下巴处。10岁的女儿琴琴(化名)走了,37岁的张绍英再也看不到女儿微笑着放学回家拿起扫把打扫庭院、再不能看到女儿蹦蹦跳跳围绕在她周围。

      一想到这些,张绍英就泪流满面。可是,当想到女儿捐献的器官会救活3名重病患者,让2名眼疾患者重见光明,她就觉得女儿还活着,只是以不同的形式活在另外5人身上。

      昨天上午10点,琴琴捐献器官的摘取手术在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12楼器官移植手术室内进行。截至记者发稿时,医院为5名病患的器官移植手术还在进行。

      灾难

      落石砸在10岁女孩头上

      昨日上午10点,琴琴在鲜花和洋娃娃的簇拥下“睡着”了。她穿着生前喜欢的粉红色条纹衣服,一束绽放的百合放在她身边,香气四溢。遗体告别仪式在一片静默中举行,专程从北京赶来的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云南省副省长高峰低头默哀。不久的将来,旁边手术室里5个进行器官移植的病患将因琴琴捐赠的器官得到康复。

      手术室门外,琴琴的父母盯着红色的指示灯。在琴琴抢救的20多天里,张绍英屡次来到这里等待手术结束。这次,她内心更加复杂,泪水再次滑落脸颊。

      12月10日下午4点,东川区拖布卡镇新店房小学放学,琴琴和伙伴们一起走在放学的路上。避开车辆川流不息的马路,那条走过无数遍的田间小路宁静异常。小伙伴们一路说说笑笑,离家也越来越近。再有10分钟,琴琴就能到家了。然而,此时灾难发生了。

      一块石头从上面的公路上滚下,琴琴头部被石头砸中,导致当场昏迷。“她的后脑勺都被砸凹进去了。” 张绍英哽咽着回忆。

      救治

      几经抢救没能挽回幼小生命

      琴琴昏迷后,同行的小伙伴立刻分头寻求大人的帮助。在距离事发地不远处的马路旁,小伙伴们看到了开加水站的村民张学清。“求求你打个电话报警,琴琴被砸伤了。”张学清赶紧报警。

      20分钟后,琴琴被送往东川区医院。做完CT,医生发现由于重力的冲击,琴琴的脑组织损伤严重,生命安全严重受到威胁。当晚10点,琴琴被送往昆明市第一医院接受治疗。

      11日凌晨4点,她被送进了医院神经外科。入院时,琴琴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医院初步诊断为“重度颅脑外伤,弥漫性轴索损伤,脑挫裂伤”。下午4点,琴琴的病情加重。尽管医院各科室的专家不断尝试挽回这条年轻的生命,但琴琴还是出现了脑死亡的症状。

      善举

      父母决定捐出孩子器官

      漫长的20天过去了,奇迹没有发生。经专家3次论证得出了一致的结果,琴琴已经脑死亡。

      此前,琴琴的大伯从报纸上看过关于器官捐赠的报道。为了能让侄女走得有意义,他想到了器官捐赠。而琴琴大伯的提议也得到了琴琴父亲施万付的同意。“她平时就喜欢帮助人,小朋友的书包重背不动,她就会帮人家背。她走后能帮到别人,我想她也会觉得很开心的。”施万付越说越伤心。

      随后,施万付主动找到医院ICU主任李超提出器官捐赠的事情,“能用的都捐吧”。

      “我没想到,在他们最伤心的时候还会想到去帮助别人。”李超立即通知各个科室办理相关事宜,自己则返回病房,最后去看一眼琴琴。病床上,琴琴安静地躺着,旁边仪器上的脑电图已呈一条直线。

       经过仔细检查,琴琴的角膜、肾脏和肝脏完好,可以用于捐赠。

      一朵尚未开放的花朵提前凋零,但她的捐献却可以让另外5人续写生命。这也许也是另一种活着。

      告别

      为消逝的生命默哀

      昨日上午,黄洁夫和高峰等领导参加完琴琴的遗体告别仪式后看望并慰问了琴琴的父母。

      “对于琴琴的意外去世,我们表示深切地哀悼;你们的善举,挽回了几名患者的生命,帮助两名患者重见光明,我向你们表示崇高的敬意。”黄洁夫轻声地对施万付夫妇说。

      上午10点,琴琴捐献器官摘取手术在市第一人民医院12楼器官移植手术室内进行。这也是该院办理的第14起器官捐赠。

      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慰问捐赠者家属并表示

      向捐献者遗体告别的仪式要向全国推广

      昨日,在了解琴琴意外身亡的经过后,黄洁夫对高峰说,儿童安全问题一直是全社会高度关注的,今年发生的几起校车事件,让全社会高度关注校车安全问题。但是很少有人关注到建筑施工给儿童带来的安全问题,相关部门对施工安全的认识还有待提高,这次是一个警示。

      黄洁夫还要求,今后凡是进行器官捐献手术,都要举行一个仪式,向捐献器官的逝者默哀致敬。他准备将这样的仪式向全国推广。

      作为国内肝胆外科和肝移植手术的专家、美国哈佛大学的客座教授,黄洁夫在对云南心脏死亡器官捐赠事业的发展给予了高度肯定后也表示,“坦白地说,云南在器官捐献方面的技术在国内不是最先进的,但是是称职的。”黄洁夫表示,器官捐献和移植方面,广东省走在全国最前列。曾经担任广州中山医科大学校长的他,将邀请中山医科大学和其他医学院校的专家,来云南传授最先进的经验。

      云南将建立心脏死亡器官捐赠信息网络

      覆盖云南所有州市

      “云南的器官捐献事业,已经有了一个好的机制,走在了全国的前列。”昨日,黄洁夫高度评价了云南的器官捐献工作。他表示,自己对云南有深厚的感情,他曾在云南生活工作八九年,先后在昆钢医院、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原云大医院)工作过,并且亲自完成了云南省第一、二例肝移植手术。对于云南的卫生事业,他很关注,也很清楚目前器官捐献工作的开展情况。

      高峰表示,省卫生厅、省红十字会和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将共同打造云南省心脏死亡器官捐献信息网络,包括云南省人体器官捐献工作委员会,省级人体器官捐献专家组、省级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省级人体器官获取组织,覆盖云南省所有州市。

      高峰透露,省级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最快将于下月正式挂牌成立。

      需求量与供给量

      比例为20到30比1

      “对于器官移植,一直有个错误的说法,我国器官需求数量与供给器官数量的比例为100:1,这是我国按照每年各种器官衰竭的数据一百万计算。然而,这一部分病人并不需要器官移植。我国器官移植供体的缺口虽然大,但并没有如此巨大。”黄洁夫说。

       2011年5月,卫生部与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将江苏、福建等部分城市的试点扩大到全省,并新增了内蒙古等省区。至此,已有16个省(区、市)开展人体器官捐赠仪式。至2012年12月15日,全国已经完成了548例器官移植手术。

      器官移植是终末期器官功能衰竭的最佳治疗手段,中国器官移植事业历经40余年的艰难发展历程,在移植数量上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二大器官移植大国。移植病人的存活率也已达到或接近发达国家水平。然而,器官短缺严重制约了器官移植事业的发展。据卫生部统计,器官需求量与供给器官量的比例是20到30比1,而同期美国的比例为5∶1、英国是3∶1。

      我国器官捐献事业面临的最大障碍,是行政管理体制和法制建设的滞后。欧美国家在器官移植技术发展的同时,逐步建立了一套完整的法制管理体系。例如,美国早在1984年便颁布了国家器官移植法,并成立了相应的机构来确保器官移植医疗服务的合理合法。

      而在我国,直到2006年卫生部才出台了第一部器官移植法规《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暂行规定》,移植行业的法制规范管理才开始起步。2007年5月,国务院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标志着我国器官移植走向了法制规范化的道路。

      调查显示

      54%的昆明人愿进行器官捐赠

      黄洁夫在他的文章《中国心跳死亡器官捐献试点工作总结报告》中表述,近年来,随着《条例》的落实,我国器官移植监管取得了一些进步,但仍面临巨大的挑战,如:器官匮乏、器官买卖、器官移植质量不高等。导致这些问题的深层次瓶颈是我国未建立一种公民自愿捐献器官的正规渠道。

      为解决我国供体极度短缺和规范器官移植事业,2010年开始,我国在广东、江苏、上海等11 个省(市)开展心脏死亡器官捐献试点工作。

      “如果不能建立一个公民器官捐献体系,移植事业将成为"无源之水"。”黄洁夫在文章中指出,我国器官移植事业发展到现在,已经到了一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器官移植事业要实现可持续的发展,必须建立一个符合社会伦理和中国国情的可持续发展的器官捐献与移植体系。”

      而据2010年12月至2011年4月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对“昆明市民无心跳器官捐赠意愿”的调查发现,27%的受访者不知道器官捐赠;19%不愿意进行器官捐赠;54%的人愿意进行器官捐赠。然而,由于器官捐赠体制问题,很多想进行捐赠的人并没有找到适当的渠道。

      新闻助读

      中国人体器官捐赠分三类

      器官捐献模式顺序

      脑死亡捐献、心脏死亡捐献、亲体活体捐献、非亲属活体捐赠。

      心脏死亡器官捐献分类标准

      脑死亡器官捐赠(DBD)、心脏死亡器官捐赠(DCD)、脑-心双死亡标准器官捐赠(DBCD)。

      心脏死亡器官捐献:指心脏停止跳动病人死亡后进行的器官捐献,这是最符合我国传统观念、伦理道德和法律法规的器官捐献模式。

      脑死亡器官捐献推广难度

      1、我国目前脑死亡尚未立法;2、人们对死亡的认识仍然停留在“心跳、呼吸停止即为死亡”的传统死亡观念,对脑死亡的认识与接受程度较低。

      由于我国文化传统,公众对“脑死亡”的认识尚不能达成共识,大多数只认同“心死亡”标准,公众对“植物人”、“安乐死”、“脑死亡”还有许多模糊的认识。因此广泛推广的“脑死亡”标准的时机并不成熟,医学界也需要一定时间去建立“脑死亡”判定的科学标准、程序。因此我国探索“心死亡”和“脑死亡”两套标准可以同时存在,民众可以自主自愿选择死亡标准,法制管理层面仍应以“心死亡”为标准。

      脑死亡

      指人体全脑功能丧失、呼吸消失,但心跳存在,病人处于深度昏迷状态。脑死亡是最科学的死亡判定标准,我国于2003年发表了中国“脑死亡”判断标准和建议判定死亡程序,也曾尝试在我国实现“脑死亡”立法。

      9月14日,因颅内肿瘤重病不治,普洱市宁洱县12岁的壮壮(化名)走了。他父亲李正华将他的肝、角膜、肾脏无偿捐献。

      壮壮的肝脏在北京救活了一位肝硬化晚期的病人,角膜让两个云南的眼病患者复明、肾脏救了2名广东病人。

(本文来源:都市时报 作者:侯玉才 李宁)王义铭

 绿色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