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植中心 - 感人故事

武汉16岁少年因车祸脑死亡捐全身器官救6人
2012-10-31

  不顾众多亲属劝阻和反对,江夏区悲情父亲王良喜,两次在遗体捐献协议上签字。他16岁的儿子王政,已于4日被宣布为“脑死亡”。王良喜做出的这个惨痛决定,最终会拯救至少6位素不相识人的性命。

  昨日下午5时,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器官移植中心摘取了王政的心脏、肝脏、两枚肾脏以及双眼眼角膜。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介绍,王政成为我省多器官捐献第15人,更成为我省首例遗体心脏捐献者。

  3日下午5时30分:

  16岁少年等红灯遭横祸

  悲剧发生在6月3日下午5点30分前后,当时江夏区实验高中高一同学王政上完课不久,刚和同学们在离学校不远的食街吃完晚饭,一行人正准备返回学校。在路过一个十字路口时大家见到红灯亮起,便停在了路口耐心地等待绿灯。

  然而,意外就在此时发生了,一辆水泥罐车经过路口时挂住了架空电线,巨大的拉力拖倒了电线杆,电线杆横扫下来直接扫中了王政的双腿,导致他双腿4处严重骨折,失去重心后仰头倒在地上,后脑勺受到强烈撞击后引起严重颅脑损伤。

  4日下午4时:

  医生宣布王政脑死亡

  事发后,在现场逃过一劫的其他同学赶紧拨打电话向老师求助,不久,老师赶到现场,叫来了120急救车并通知了王政的父母。随后,王政被送往了武汉市第14医院(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救治。

  然而,王政的伤势确实太重了,14医院不敢贸然手术。经医生建议王政于当晚8点转入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治疗。当晚10点,医生首先为王政进行了双腿手术,随后将其送往重症监护室观察。

  不幸的是,此后仅不到一天的时间里,王政脑部伤情快速恶化,6月4日下午4点左右,医生正式宣布王政脑死亡。

  6日上午11时:

  王良喜第一次签字同意捐献

  王政的父亲王良喜今年47岁,江夏大桥新区人,曾是一名农民,现在是一名司机,也曾开过水泥罐车。王良喜告诉记者,事故可能与事发路段的电线空高过低有关,他并不怨恨那名水泥罐车司机,儿子的去世是一件让人心疼的意外。

  从6月4日王政被宣布脑死亡,到昨日上午决定捐献儿子的器官,王良喜经过了两天多痛苦抉择。他告诉记者,捐献器官这事与家乡的丧葬风俗完全相背,但这两天来他阅读了大量宣传资料,被其中不少事迹感动了,最终决定背着70多岁的老母做出这一决定。王良喜说:“我的儿子很优秀,但他的人生还没有真正开始就结束了,我希望他活的时候优秀,走的时候也优秀,能最后再帮助一下其他人。”

  昨日上午,王良喜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给了妻子胡运枝。王良喜说:“我们把儿子的器官捐出去吧?我想让儿子的生命更有意义,以这种方式重生!”

  胡运枝听完默默流泪,低下头一字一句回答:“那好吧,听你的!”

  昨日上午11时,王良喜在遗体器官捐献协议书上签了字,这意味着捐献的法律程序已经生效。但王政的亲人、同学、老师还在不断赶来,要见这个阳光善良的男孩,源源不断的探视人群让胡运枝感觉,儿子还在这里呢,他没有走。

  6日14时45分:

  亲人们不忍放弃治疗 捐献受阻

  昨日上午,王政自主呼吸已经停止,只靠呼吸机维持着机械呼吸。其实早在6月4日下午16时许,医生已经宣布王政脑死亡。但王政的亲人们,谁也不忍心提出拔管,即便真相是虚假的生机。

  下午14时45分,王良喜和胡运枝提出见儿子最后一面。重症监护室的门一打开,就再也合不拢了,王政的亲人们一拨拨往里挤。重症监护室是无菌病房,严格控制外来人员进入,但看着双眼通红的家属们,医生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谁料到,“最后一面”让之后的捐赠充满心痛的纠结。从重症监护室出来的亲友们,把王良喜、胡运枝拉到一边,狠狠地斥责,孩子身上还是热的,肚子还一起一伏有呼吸,怎么能放弃治疗呢!

  胡运枝立即哭了起来,王良喜眉头紧锁,两人都不作声。这时已经有家属按耐不住,直接找到医生,提出要继续抢救,“孩子还是活的!”

  与此同时,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唐礼功教授已做好了摘取器官的准备,家属意见突然出现分歧,让他很为难。

  他和市红十字会的劝捐员尽力调解,无奈“继续抢救”的意见占了上风。

  15时,劝解毫无进展,唐礼功急得低声自语:“搞不成了,搞不成了。”事后他解释,器官捐献讲究时效,脑死亡病人需要大量药物维持生命体征,但药物又损害病人的脏器,例如升压药对心脏的损害就很大,维持的时间越长,药量越大,移植的脏器质量就越差。

  6日15时25分:

  父母坚持 再签捐献协议

  在一片反对的声浪中,王良喜“坚持捐遗”的声音几近于无。医院和红十字会也不愿意放弃,如果捐遗成功,这次综合捐献可能挽救6名危重病人的生命。但他们也不得不考虑,假如无视反对意见,事后会不会引发医疗纠纷,会不会让这对丧子的夫妻又陷入亲友的指责?

  15时11分,市红十字会劝捐员提出,再签署一份遗体器官协议书,以此重新确认家属的心意。

  15时25分,王良喜掷地有声决定:“放弃治疗,同意捐献。”

  旁边立即有人哭出了声,但王良喜态度很坚决:“你们赶快准备手术吧。”胡运枝的眼圈瞬间红了,但还是支持丈夫:“我们要回报那些好心人。”随后两人互相搀扶着,走进房间签下第二份遗体器官捐献协议书。

  市红十字会遗体捐献中心主任骆刚强说,这两份不同时间的遗体器官捐献协议书都具有法律效应。

  6日16时:

  医生拔管 少年全身器官救6人

  记者在门外等候到16时,始终不见夫妻二人出来。王政的堂姐说,叔叔婶婶太不容易了,让他们平静一下。她告诉记者,婶婶口里的“好心人”,是3日赶来捐血抢救王政的两所大学的大学生们。

  堂姐说,3日晚抢救王政的手术中,血供不足,自己和妹妹分别从华中农业大学、湖北中医药大学请同学救急,30多名大学生连夜赶往总医院,献出近万毫升救命热血。这件事给夫妻俩极大的震动,两人多次说过,“有机会我们也要回报社会。”

  坐言起行,这对夫妻令人深深敬佩。昨日下午4时许,医生轻轻拔管,王政心跳随即停止。1小时后,医生摘取了这位少年的心脏、肝脏、两枚肾脏以及双眼眼角膜。王政的心脏第一时间已送往协和医院进行我省首例遗体捐赠心脏移植手术。

  【链接】

  脑死亡不可逆救治无任何意义

  卫生部器官移植医学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中南医院肝胆疾病研究院叶启发教授说,国际上一般将脑死亡定为捐献标准,是主流的器官捐献方式,约占9成。不过中国人根深蒂固的观念认为,心跳停止才是生命的终结,怎么能在亲人心跳呼吸都还有的时候,摘器官呢?这简直不可想象。

  叶启发说,脑死亡是不可逆的,救治手段已无任何意义,最终都会走向心脏死亡。但从医学角度说,脑死亡患者捐献的器官比心脏死亡的患者捐献的好,因为器官捐献、移植都讲究快,比如眼角膜,必须在心脏死亡后6小时内取下,否则会失去移植的价值。

  移植手术也是越早做越好。叶启发说,脑死亡病人需要大量药物维持生命体征,但药物又损害病人的脏器,维持的时间越长,药量越大,像升压药对心脏的损害就很多,早一天移植,成功率就越高。

  我国每年约有150万人需要器官移植

  据卫生部统计,中国每年约有150万人需要器官移植,但是每年仅1万人能够接受移植手术,器官缺乏是主要原因。

  2010年3月,受卫生部委托,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启动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至2012年3月16日,人体器官捐献试点范围扩大至16个省市,湖北的试点在中南医院。

来源:武汉晚报

 绿色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