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植中心 - 亲属移植

11年3次换肾 兄妹接力生的希望
2009-3-28

  曾写下《最后一封情书》的敬宇昨接受第三次肾移植手术,捐肾者是他的妹妹敬小芹

  昨天中午12点半,华西医院泌尿外科肾移植中心,40岁的敬宇即将进行第三次肾移植手术,迎来他人生中的第5个肾脏。这次,敬宇的器官捐赠者是妹妹敬小芹。早上8点,敬小芹先进入手术室,12点两人在手术室门口“错车”时,敬宇微笑着向妹妹比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这一幕,让在场的亲友不禁热泪盈眶,“他们都是坚强的孩子,太了不起了。”截至昨晚9点半,敬宇的手术仍在进行。

  兄妹相继手术展开生命接力

  下午3点,敬小芹躺在病房里,血液不时从插在她体内的管子里涌出。还昏昏沉沉的她,和前段时间“活蹦乱跳”、一直鼓励哥嫂“肯定会挺过去”的样子似乎有些联系不上。在略显闷热的病房里,敬小芹每次开合那毫无血色的干枯嘴唇,守候在她身边的丈夫都会关切地俯下身子,听她在说什么,可每次听到的,都是她在喊着:“痛……好痛……”

  敬小芹的丈夫昨天一大早从江苏赶来,看着妻子虚弱的样子,他既心疼,又骄傲。“割肾救哥哥是他们唯一的选择,虽然无可奈何,但我也必须支持。”

  “其实手术之前,医生曾劝我们放弃手术,因为手术难度和风险实在太大太大了。”敬宇的妻子刘嘉菊此时不在病房,因为家里有急事,原本守在手术室外的她又匆匆离开,但刘嘉菊的妹妹一直守在医院。她告诉记者,“手术是他(姐夫)唯一的希望,所有人都不愿意放弃。”

  手术室相遇“胜利”手势互励

  昨晚9点半,敬宇的手术仍在进行着。

  儿子在旁陪伴做完手术的敬小芹

  手术室外,他的母亲、妻子、哥哥、姨妈……都静静站着,有时回病房看看敬小芹醒了没。敬宇的哥哥说,从前天早上开始,敬宇、敬小芹兄妹就呆在一起,除了下午敬宇做透析的时候,直到晚上医生叮嘱早点休息了,说说笑笑的兄妹才分开。“妹妹比他小9岁,敬宇从小就很疼她,两人感情很好。”敬宇的母亲说,这两天,他们都是互相鼓励,尽管各自心里还是有各种各样的担忧,但从不让对方看出来。“钱没有了可以再挣,人没有那咋行喃?”“放心嘛,我们两个肯定得行!”这是敬小芹挂在嘴边的话。

  中午12点半,刚摘下一个肾脏的妹妹,和正准备进手术室接受肾移植的哥哥在手术室门口相遇了。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的敬小芹使劲睁开眼睛,模糊中,是哥哥熟悉的脸,她勉强抬起麻软的右手,朝哥哥挥手。敬宇趴在推车上,看着妹妹半眯着眼的笑容,也眯着眼笑了,比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回应。这一幕,让在场的亲友不禁热泪盈眶,“他们都是坚强的孩子,太了不起了。”

  据医生说,敬小芹的手术很顺利,大约一周后就可出院。敬宇的手术结束后,也不能说是手术真正成功了,还得等到他平安度过恢复期。    记者刘璐摄影陈羽啸

  □新闻背景

  与病魔搏斗11年爱让他更加坚强

  1998年9月10日,被确诊为尿毒症的敬宇不想拖累家人,绝望中给妻子写下《最后一封情书》。经媒体报道后,他的不幸和真情感动了无数读者,妻子刘嘉菊的坚强与付出、爱心人士的关心和捐款,终于让敬宇在四川省人民医院成功进行了第一次肾移植手术。

  2001年年初,曾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敬宇反复发病,刘嘉菊决定卖掉他们唯一的房产,拯救生命垂危的丈夫。12月27日,敬宇被妻子的坚持和爱“逼”上手术台,在华西医院泌尿外科进行了第二次肾移植手术。

  2008年4月,在无数次闯过“鬼门关”后,敬宇的身体又亮起了红灯,体内“服役”7年的“外来肾”运转情况不良,被医生确诊为肾脏慢性排斥反应,需要进行第三次肾移植手术。

  换肾,是敬宇活下去的唯一希望。经历了这么多磨难,敬宇已经变得更为坚强,也更舍不得离开深爱的妻子和家人。为了凑够手术费用,即使上午做透析,敬宇下午也坚持工作,妻子也拖着瘦弱的身躯奔忙于医院、家里和打工的地方。

  哥哥多年遭受着病痛的折磨,让妹妹敬小芹揪心不已,这一次,她决定把肾捐给哥哥。今年1月20日,敬宇兄妹在华西医院配型成功。昨天,这场生命的接力在兄妹间展开……

 绿色通道